微信捕鱼明星
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二十七章 領到新任務了

作者:安素塵字數:2500更新時間:2019-11-07 09:49:15
    看著王一朕那恬不知恥的笑容,陶醉想抓狂,但是卻不知道該說什么。

    她之前怎么沒發現這人這么不要臉呢。

    好一會兒,王一朕才開口。

    “陶醉,你記住了。人呢,要有職業操守。你我既然合作,就收好個人情緒,我們按照協議來。“

    陶醉突然理解為什么現代人動不動嘴邊就彪臟話了。

    因為現在她就是這樣的心情,她覺得此事此刻,只有臟話能表達她現在的情緒。

    她想起夏彥歆以前經常掛在嘴邊的,他娘的,他祖宗的,去他的職業操守....她把所有能記住的現代臟話,全部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。

    王一朕見她一聲不吭的樣子,以為她接受了自己的意見。滿意的笑了笑,發動車子。奶爸的科技武道館最新章節

    第二天,陶醉把自己寫好的“約法三章”貼在顯眼的位置。但是打那天后,王一朕又開始忙碌起來了。

    每晚很晚才回來,陶醉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注意。

    陶醉也開始更努力的鉆研自己的事情了。自己一直幫網上的賣家畫一些小飾品,賺錢并不多。想著尋尋其他的門路。

    這假婚姻就一年的時間,她得為以后做打算。更何況,她現在希望時間過得快些。

    想了想,不如設計設計一些衣服,一件衣服比小飾品賣得好,價格也賣得貴一些。

    以前在學校,很多同學還會下載一些設計軟件。但是自己苦于沒有電腦,而且看不懂英文,所以便沒有用過。

    摸索了一個多禮拜,陶醉下載了一個比較簡單的軟件,全是英文字母的,她也不知道怎么讀。重生啞哥傳

    就是看網上推薦,又打電話問了問夏彥歆,她才確定。

    陶醉從王家老宅跟保姆阿玉學了幾道菜后,回家也按照步驟試了試,還不錯。不過王一朕回家吃飯的時間其實并不多。

    基本每晚都要快12點才到家。兩人相安無事的過了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這天,陶醉正燒好菜端出來。某人破天荒的踩著點回來了。

    看著從廚房出來的陶醉,像看見稀有動物一樣,愣了好一會。

    陶醉今天做了兩菜一湯,一葷一素,外加一個黃芪烏雞燉湯。這燉湯還是阿玉教她的,還給她帶回來一些黃芪。說秋冬用黃芪燉湯喝,對身體好。

    王一朕瞄了一眼桌上的菜,咽了咽口水,剛進門時,他就聞到香味,現在一看這色調,更有食欲了。無常渡厄無彈窗

    王一朕倒是沒有想到這陶醉一個人在家,還過得挺滋潤。

    自己也剛好餓了,不客氣的坐下:“剛好沒吃飯。”

    陶醉努了努嘴,沒說話。進廚房多拿了一雙碗筷,她沒有預計王一朕會回來,所以米飯做的并不多。

    王一朕很詫異,這陶醉居然手藝還不錯。居然有點阿玉做菜的味道。平時只有去王家老宅才能吃到這口味的飯菜。有時候山珍海味還不如一頓家常便飯。

    剛吃完,王一朕便接到電話說海外投資商羅伯特這周六帶著夫人來到新城,宏遠正值舉行年度慶祝宴會,將邀請羅伯特參加。宏遠的高層都要出席,王一朕作為宏遠的負責人之一,自然更是要攜夫人參加。

    收到這個消息,王一朕朝廚房看了一眼,皺了皺眉。思考了片刻他給肖林打了個電話,讓他把宏遠各高層的基本情況以及羅伯特相關信息搜集打印好,明天交給他。快穿之反派至上

    剛掛電話,就聽見廚房傳來碗砸在地板的清脆聲。王一朕起身走了過去,陶醉正蹲地上撿碎片。瞥見王一朕的雙腳。

    起身有些抱歉的小聲解釋道:對不起,碗太滑,一不下心就摔碎了。

    王一朕朝水槽看了看,瞟了一眼陶醉手上的碎片,上面沾了一絲血痕。雪白手臂上挽了幾圈的袖子也濕了長長一截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早就知道陶醉的底細,王一朕真懷疑陶醉是個平時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。

    只不過是洗兩個人的碗和三個碟子,竟如此狼狽。

    縱然是他自己,在國外的時候洗衣服做飯,也是樣樣都干過的。

    ”之前沒洗過碗?“

    “洗過,一般就是一個碗。”陶醉老實回答。快穿:論逆襲的正確姿勢無彈窗

    以前她雖然不是家里最受寵的女兒,但怎么樣也是千金小姐,這些活基本輪不到她來做。

    后來來到現代社會,她在陶家生活的時間少,在學校里,一般也就是清洗自己的飯盒。

    今天幾個碟子和碗放在一起,油太多,她一不小心便摔破碗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去把笤帚拿過來。”王一朕下巴朝廚房角落點了點。發起善心打掃起來。

    王一朕原本是想請個保姆在家做飯打掃,但是又擔心他和陶醉的狀況被發現。

    畢竟兩人都是在不同的房間居住。這要是傳到老太太耳朵,豈不是更麻煩。

    便跟陶醉協議,這家里的打掃由她負責,另外給她支付勞務費。津沽詭事錄無彈窗

    陶醉也滿口答應,她真愁賺錢不容易,幫網上賣家畫圖,也賣不了幾個錢。有這樣現成的活,她樂此不疲。

    只是這家務活真的沒有她想象的那么簡單,這屋子又寬,打掃起來還真是累。

    陶醉洗洗手,準備進自己的房間。卻被王一朕叫住,“坐一會兒,我有話跟你說。”

    陶醉聽他口氣嚴肅,表情鄭重。莫不是對她摔破一個碗耿耿于懷。

    抑或是,從此以后不打算付她勞務費了?

    陶醉決定誠心懺悔,錢要緊,“今天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以后我一定注意,絕不會再出現這樣的情況,絕不會再摔破.....”

    只是話還沒說完,卻瞥見眼前王一朕遞過來一個創口貼:“先貼上這個吧。”

    陶醉: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這周六也就是后天,你跟我一起去參加一個宴會。明天下午,你在家里等我,我帶你去試禮服。除了這個,你可能還需要熟悉一些情況...”

    原來是有任務來了,她還以為自己會失去干家務這項重任呢。

    一下如釋重負。從王一朕的語氣,陶醉能感覺到這個宴會的重要性,她用力的點點頭,一副竭力配合的樣子。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,王一朕真的很早就回來了,交給她一疊材料,然后拉她到一個她也不知道地點的地方,讓她試衣服。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微信捕鱼明星 彩票开奖查询 6场半全场开奖 山东十一选五助手app 岳阳开舞蹈工作室赚钱吗 快乐12胆拖玩法介绍 玩北京快乐8稳赚技巧 甘肃11选5开奖公告 nba比赛直播万博 福建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内蒙十一选五前三组